【侨乡广东】海外中医师呼吁:中医药抗疫效果应被更多人看到

发布时间: 2021-10-27 09:43:53
来源:南方日报
分享到:

疫情期间,南非当地中医师在华人最集中的唐人街免费发放中药预防汤剂。受访者供图

南非约翰内斯堡中国中医诊疗院。一名新冠康复者因后遗症接受康复理疗。

南非约翰内斯堡中国中医诊疗院内,当地新冠病人前来复诊。

来自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医药已传播到196个国家和地区,全球接受过中医药针灸、推拿等治疗的人数已达世界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源自中国古典医籍的“三药三方”在疫病防治中大放异彩。“譬如拯溺救焚,岂待整冠束发?”尽管各地中医药规管条例不同,海外中医师们仍积极借助中国中医的抗疫经验,利用网络、社交工具等,开辟抗疫“第二战场”,为当地民众提供中医药服务和支持,也从实践中验证,中医药学这一中华民族的瑰宝,不仅对中国人,对全人类的健康都在作出巨大贡献。

抗疫

海外中医师开辟“线上战场”

“一天早晨醒来,就有37个人请求加我微信,咨询新冠疾病的救治。”英国中医师江丹回忆起2020年3月英国疫情暴发之初,海外中医师成为当地华人华侨的“救命稻草”。

江丹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上世纪90年代移居英国,目前是北中医客座教授、临床特聘专家,也是全欧中医专家联合会副主席。疫情暴发时,英国宣布实施全国禁行的指令。由于缺乏足够的防御设施与装备,且没有当地医疗执业资质,作为补充与替代医学的中医诊所被要求关诊停业。江丹位于谢菲尔德的诊所也同样进入关闭状态。病毒凶猛,疫情扩散,人心惶惶。作为海外华人中医论坛和中国驻英使馆推荐的中医专家,江丹开始通过微信、Whatsapp、邮件、短信等非接触途径提供答疑交流,其中大部分为新冠感染和疑似病人。

“至今仍记得第一例病人是3月17日来问诊,一名40多岁的华人女士哭着打来电话,她丈夫感染新冠,血氧饱和度下降到83,被医院急诊收治。照顾丈夫两周的她,自己也出现恶寒发热一周,并有咳嗽胸闷气短腹泻等症状。但在当时医疗资源紧张的情况下,多数即使核酸检测阳性的患者也无法立刻接受治疗,这名华人女士于是向中医求救。”江丹通过远程舌苔舌质的辨识,参考国内中医药抗疫的“三药三方”经验,开出药方。两周之后,这名女士的丈夫在医院不幸病故,而这名女士症状消失,得以痊愈,之后新冠抗体检测显示阳性。

类似的案例不胜枚举。“中医诊所如果都关门防疫,如何验证中医药的抗疫效果?”2005年移民比利时的王仲彬,毕业于江西中医药大学,在安特卫普开设了一家中医诊所。2020年3月16日,比利时宣布“封城”。这个只有3万平方公里、1150万人口的欧洲小国,疫情暴发后许多患者难以得到及时诊断,更遑论住院治疗。在诊断无果、住院无门的情况下,求助华人医生成为当地华人华侨的最佳选择。王仲彬为此决定在遵守防疫规定前提下,尽可能不停诊,为当地居民提供服务。

通过微信视频或音频,王仲彬为新冠病人提供远程协助,并想方设法给予中药治疗,甚至帮助病友联系华人家庭医生,建立微信联系。“未曾想到,我居然在不经意间创新出一种可以救人命的抗疫新模式:微信网络方舱。”王仲彬介绍,源自国内方舱医院的概念,这种抗疫新模式由一名中医、一名西医、相关病人及其亲属,外加一名志愿者组成团队,通过微信或其他社交工具、邮件等建立联系,为病人及时提供咨询和治疗。“中医根据病情辨证开方,志愿者帮助取药送药,西医则可以在远程诊断后开出电子处方,并根据病情开具各类检查化验单,必要时还可联系住院等事宜。在中医没有执业医师资格的欧洲,这样做既保护了中医,又让中西医各司其职,让病人可以得到及时治疗和检查。”通过微信网络方舱,王仲彬与团队帮助了100多名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阳性有症状的感染者,主要为普通型患者。2021年7月31日,在长春召开的世界中医药大会第六届夏季峰会上,来自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匈牙利、比利时、波兰、瑞典、奥地利的10位中医药专家,交流分享各自团队用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取得的经验和成果。王仲彬也受邀在线分享了“微信网络方舱”抗疫经验。

验证

中医药抗疫在海外同样有效

在欧洲、美洲、非洲、东南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架起大锅熬制预防中药的场景屡见不鲜。中医药不仅为华人华侨提供抗疫支持,也让当地更多人群受益。

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的中国中医诊疗院里,诊治的新冠肺炎以及疑似病例已超千例,其中近10%是当地黑人。中医诊疗院的创办者徐有强毕业于成都中医药大学,与同窗的妻子孙庆涪曾在国内医疗机构工作多年,1991年夫妻双双来到南非创业。“中医中药现在已经成了南非华人抗疫首选,而且在当地也圈了不少忠实粉丝。”在南非耕耘多年,徐有强的病人中,有莱索托王子,还有扮演过钢铁侠妻子的美国好莱坞影星格温妮丝·帕特洛。

2020年3月5日,南非出现首例新冠病人,民众陷入恐慌之中,南部非洲中医药学会随即向公众发布防疫公告,并一共举办了三次免费中药预防汤剂的散发活动,每次散发剂量达到一万人次,发放连续三天。包括华人华侨在内的当地很多人都来排队领取汤药。

根据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2020年3月23日发布的数据,中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0.6%。临床疗效观察显示,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

“中医药在武汉抗疫中的早期介入和疗效,是疫病快速得到控制的重要手段,也为我们海外中医师提供了信心。”江丹表示,“临床实践也证实,中国中医判断疫情为湿毒疫是正确的,上述数据是可信的,这种疗效,在英国的中医门诊仍然可以复制出来。”在疫情吃紧阶段,江丹每天在电脑和手机上忙碌不停,以线上问诊+舌诊为主的方式,为200多名新冠患者及疑似病人提供咨询和诊治。

中医药抗疫不仅局限于轻中症患者。2020年12月,一名68岁的重症新冠肺炎患者住进了匈牙利布达佩斯一家医院的危重症监护室,主治医生使用呼吸机、心肺监护仪、吸痰机等对其抢救,但病人呼吸困难加重而陷入昏迷,5天后,医生下达病危通知。病人家属不愿放弃治疗,恳求匈牙利中医师于福年教授诊治患者。于教授运用中医经方对患者进行辨证施治,七天后,患者转危为安。

“由于世界各国的法律规定不同,中医在不少国家难以真正参与到医院对新冠肺炎患者进行的及时救治。此次之所以能够救治这个重症患者,主要是病人危在旦夕,而当时接诊医院一时无计可施,加之家属强调即使只有千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全力救治,中国驻匈牙利大使馆也给予了有力的协调才得以参与救治。”于福年教授指出,经方是中国人民几千年前就研究出来的医学瑰宝。通过这个案例,真切体会到运用经方治疗新冠重症患者有其独特的作用,而且借助现代科学的支持,现在应用经方比古人更有优势。

突破

变通的中医药“处方”

中医药抗击新冠疫情的效果,让海外中医师心里有了底气。但要真正参与到当地抗疫之中,他们仍面临不小的挑战。与欧洲中医师“网络医生”的经验相比,美国中医师的抗疫故事更为惊险。

“我们首先就面临工作场所的问题。”美国洛杉矶中医师周新胜告诉记者,当地中医诊所不具备接诊和治疗烈性传染病患者的医疗条件。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参照西医和遵从当地法规,周新胜等中医师采用在诊所停车场对病人进行治疗的方法。“穿上防护装备后,助理人员站立于病人汽车两米以外,医护人员在检测和对病人刺血时,先深吸一口气,然后屏住呼吸30秒,在这30秒内对病人进行相应的检查与治疗,然后离开病人两米以外换气,再一次屏住呼吸30秒,重复这一过程,直到完成当天全部医疗活动。”

洛杉矶疫情最为吃紧的时候,尤其是2020年11月至2021年1月期间,医疗资源严重短缺,救护车不得不在医院门前排队等候8个多小时以便获得ICU床位,医院氧气供应也严重短缺。当地多名华人中医师组建起网络方舱,一条条生命热线为当地新冠感染者提供医疗支持。

“圣诞节前夕,一名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的患者绝望地打电话给我求救,她的6名家人感染了新冠,其中两名非常不舒服且呼吸急促。”周新胜说,这名患者距他诊所的车程有11个小时,幸运的是,美国中医研究院院长刘美嫦在萨克拉曼多有一家诊所,距离这名患者约1个小时车程,后来服用了诊所配置的中药,两天后患者打来电话表示感谢。“据不完全统计显示,仅洛杉矶这些中医师救治的新冠病例即超过千例。”

另一个难题,是中药在当地面临短缺和法规禁止的问题。例如在清肺排毒汤中出现的“麻黄”,被认为是宣肺透邪之要药,是治疗新冠的一味关键中药。但在美国,麻黄属于禁用品。周新胜告诉记者,美国加州的执业中医师尽管被允许使用麻黄,但市面上却无麻黄供应。“后来我们找到用印第安苦薄荷替代麻黄的方案。另外,金银花有抗新冠病毒的作用,但是价格不菲。为节省费用,我们用加州野生金银花的藤蔓,即忍冬藤来替代。”

在英国的江丹也遇到类似难题。“在欧洲,中成药的使用受到严格限制,而方剂中的部分药材如麻黄、细辛、石膏等也属于禁用品,需要寻找替代品。”中医讲究因地、因时、因人制宜。在海外,中医药抗疫也同样如此。“譬如用防风、桑白皮、香薷替换麻黄,葶苈子换细辛,黄芩换石膏等。”而且考虑到欧洲白人过敏体质更为严重,出于安全考虑,组方中药一般不超过12味,以降低过敏和药物异常反应的几率。江丹告诉记者,有意思的是,当地民众服用中药的疗效更为敏感,因此用药时减量也可以事半功倍。

未来

应对新冠后遗症中医大有可为

随着疫情的蔓延,新冠后遗症逐渐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多名海外中医师指出,中医药智慧不仅为全球抗疫发挥重要作用,在新冠后遗症的治疗上,中医药也大有可为。

“欧美等大多数国家的中医目前仍难以进入主流医疗体系救治病人,但在新冠后遗症治疗上,海外法律并没有限制。”于福年教授指出,据有关统计,可能有1/3的新冠病人会出现较为明显的后遗症,海外已经大量涌现出这类病人。

在德国达姆施塔特开设中医诊所的杜煦电博士对此深有体会。他所在的中医诊所,已经接诊了多例新冠后遗症病人。这些病人通常会表现为极度疲劳,另外神经系统、呼吸系统方面仍有问题,如嗅觉、味觉消失,出现焦虑、失眠等。“医学界也在讨论如何治疗新冠后遗症,但目前西医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而中医通过方剂、针灸等多种方式结合,效果不错,未来中医药在治疗新冠后遗症上可以发挥很好的作用。”

海外中医积极参与全球抗疫,进一步扩大了中医药的影响力。而在江丹看来,仅仅在一线治病救人还远远不够。“目前在国外期刊上发表的中医药疗效文章仍比较少见,学术界和西医界对中医药抗疫疗效存在严重的认知不足。中医药抗疫的疗效应该被更多人知道,我们需要更加积极去国际学术平台发出自己的声音。”江丹介绍,她近期一直致力于整理中医抗疫经验文章。去年3月,她与武汉江夏中医院郑子洲医生团队合作的中医抗疫经验文章在SCI期刊《Medical Acupuncture》上发表,并获该期刊今年最佳收阅抗疫文章前十的第一名,同时正在应邀参加一本全英文中医抗疫专著的写作,负责“新冠后遗症的中医治疗与诊治验案”部分。“我们海外中医不仅治疗一些新冠病人,还肩负着把中医抗疫疗效在国际科技平台展示弘扬的责任。”

■他山之石

中医药抗疫在南非

抗击新冠疫情一役,中医药闪亮登场,贡献中国智慧。与欧美等国中医药抗疫面临诸多掣肘不同的是,南非的中医师一早进入抗疫主战场,在病人收治、中药利用以及医疗保险待遇等方面,享受与西医几近相同的权利,受到诸多海外中医师的“艳羡”。南非中医药为何有如此地位,其发展历程又有何启示?

现任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常务理事、南部非洲中医药学会秘书长的徐有强告诉记者:“100多年前,随着中国采矿劳工的到来,中医药已经进入南非。但我30年前到南非时,中医药在当地仍处于散兵游勇的状态,各种中医药学会山头林立,各自混战。”抱着中医梦的徐有强夫妇在当地开了三次诊所,均以失败告终,不得不转战商场,积攒资本。1998年,身家不菲的徐有强重新办医,在约翰内斯堡办了一家中医院,并在唐人街和华人聚居地商场开办系列中国大药房。

要推动南非中医药的发展,必须走立法的路子。徐有强发现,当时有南非国会议员连续两年提出有关中医立法议案,均被否决了。原因是不同中医协会提交了不同方案,互相之间还有矛盾。徐有强于是费时大半年游说这些协会全部解散、统一,成立了一个新的南部非洲中医药学会。2000年,三名国会议员联名提交中医立法议案,最终得以通过。“南非的中医,不仅仅是操作者执照,而且是真正的医生执照。”徐有强对此相当自豪。

中医立法后,中医考试培训体系也开始形成。同时,南非政府也开始对中成药进行注册登记上市的制度。“南非当地有资格的医生、诊所或研究机构来担保,只要登记以后的中药即可使用,但条件是只要有人投诉,就要立即停止,追究责任。”在这一宽松政策下,徐有强帮助中国800多种中成药在南非进行了登记,南非中医立法之后,目前中医和西医的权利基本接近。“在我开办的中医院,可以进行移民体检,也纳入了公费医疗保险体系。我们跟周边的西医院合作也非常顺畅,我们需要做CT、核磁共振等检查,只需负责开单,西医院中心实验室接收病人后会派人将报告送到中医院来。”

2020年3月5日,南非出现首例新冠病人,民众一片恐慌。疫情之初,南非政府规定只有指定医院可以接待发热病人。但当年6月份疫情大暴发,医疗资源极为紧张,南非卫生部长决定在病人自愿的情况下,可以利用传统医药治疗新冠病毒,为此,中医药在非洲抗疫战场开始发挥效用。徐有强介绍,他开办的中医院,至今已经接诊上千例新冠确诊及疑似患者,主要以轻中症病人为主,最小年龄4岁,最大年龄有72岁,其中也包括不少当地黑人。这些病人最终没有一例转为重症,大多数在10天之内康复转阴,少部分在一个月左右转阴。“分享南非中医药抗疫经验时,欧洲朋友问,附子、麻黄受限制,抗疫药方怎么办?我们南非没有这种限制,大家都羡慕我们。”徐有强说。

刚刚当选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疫病专业委员会会长的姚梅龄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医药全球抗疫面临各种法律风险,南非为中医立法,是中医药具备抗疫资质的重要保障。至今已经八次出征深入新冠疫情发生地的广东省中医药大学副校长、广东省中医医院副院长张忠德也指出,急需推动完善中医药参与公共卫生应急体系的体制机制,建立健全中医药参与公共卫生应急响应的制度保障。

( 严慧芳)

相关标签:

友情链接: 哈通社    卡巴社    阿新社    中驻吉经参    中驻哈经参    中驻乌经参    中驻土经参    中驻塔经参    中驻阿经参    中驻格经参    中驻亚经参    哈大使馆    吉大使馆    乌大使馆    土大使馆    中亚科技服务站
天津在线    天山网    亚心网    亚欧网    每日甘肃网    霍尔果斯政务网    霍尔果斯新闻网    伊犁新闻网    伊犁绿河谷    塔城新闻网    伊宁市政府网    乌苏市人民政府网    塔城地区政府网    吐鲁番丝绸之路在线    阿勒泰新闻网    乌鲁木齐在线    红山网    今日新疆网    黑龙江新闻网    东北新闻网    沈阳网    青海新闻网    宁夏新闻网    陕西西部网    内蒙古新闻网    银川新闻网    中国西藏网    新疆网    亚欧外贸中小企业服务平台    中国喀什网


版权所有:丝路新观察网  电话咨询:+996 312 374609    +8609916123969
Все права защищены: Сайт новое наблюдение шелкового пути  Телефон: +996 312 374609
国内地址:新疆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天山区金银大道200号新闻大厦7楼
国外地址: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市伊桑诺娃大街1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