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的孙子:中亚政坛中的第二代“接班人”

发布时间: 2021-04-23 09:43:25
来源:丝路新观察网
浏览次数:0
分享到:

丝路新观察4月23日电 和国家元首的子女一样,中亚总统心爱的孙子孙女们也常常受到特别关注,其中一些甚至已经成为外媒报道的丑闻主角。

在中亚国家,统治精英的近亲往往手握实权,但老百姓并不一直买账。2005年,吉尔吉斯斯坦时任总统阿卡耶夫的子女同时参加议会选举,该国随之暴发抗议活动。

抗议活动最终升级为“郁金香革命”,并导致统治家族的流亡。这是自中亚国家独立以来该地区发生的首次革命。在政权更迭最为频繁的吉尔吉斯斯坦,总统的孙子们并没有引起多大关注,其邻国的情况却完全不同。

尤其是在今年的纳乌鲁斯节庆祝活动期间,一些二代“接班人们”多次引起媒体注意。

爷孙合奏唱真情

在尚未正式承认出现疫情的土库曼斯坦,官方媒体在纳乌鲁斯节期间发布了一段以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为主角的MV。其长孙克里姆为歌曲《我的白色之城——阿什哈巴德》作曲,歌词作者正是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

这首歌专门献给该国首都阿什哈巴德建市140周年。为庆祝这一隆重纪念日,一匹阿哈尔捷金马驹被总统赐名“阿什哈巴德”,歌曲MV中也出现了这匹小马驹的身影。

近年来,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总统之子谢尔达尔仕途一路高升,每年都会获得新职位。谢尔达尔此前曾担任议员、副州长、部长等职务,后来“升官”副总理,此外还被任命为最高监察院主席。谢尔达尔正是克里姆的父亲。土国家电视台经常发布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与孙子克里姆的互动视频。

视频更新频率至少为每季度一次。例如,新年前夕,总统与克里姆共同堆雪人;后来又发布了总统与其他孙女的视频。在最新一期视频中,总统的孙子、孙女均配戴上了口罩。

歌曲《我的白色之城——阿什哈巴德》并非总统和长孙的首秀。早在2018年,两人就一起创作并演唱了歌曲《运动的土库曼斯坦》。

2020年夏,别尔德穆哈梅多夫迎来63岁生日。为纪念这一时刻,克里姆因“在节日活动中展示的新作品和精彩表现充实国家艺术”获得土库曼斯坦“金色世纪”奖,被授予奖章和3500马纳特(按官方汇率约合1000美元)的现金奖励。

小埃莫马利、小沙夫卡特和第二个伊斯兰•卡里莫夫

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的孙子阿努舍尔沃尼也在纳乌鲁斯节庆祝活动期间“喜提热搜”。阿努舍尔沃尼是总统之子、杜尚别市长、议会上院议长鲁斯塔姆•埃莫马利的儿子。在庆祝纳乌鲁斯节的马术比赛中,阿努舍尔沃尼的马三次获胜。据了解,比赛共为获奖者准备了10辆汽车、数十头骆驼和其他礼物。

阿努舍尔沃尼的马此前就曾多次赢得比赛,包括国际级比赛。他也被誉为“天才足球运动员”,在2018年塔吉克斯坦总统杯青少年足球锦标赛上6球进5。“天才球员”称号也是当时总统官网的赛事报道首次提出的。

拉赫蒙长孙伊斯莫尔•索希波夫是其长女的儿子,他的名字常与豪车、超速驾驶、在阿拉伯国家狩猎等挂钩,不过慈善新闻中也有他的身影。

不知从何时起,生于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领导人家庭的孩子都会用祖父的名字起名。鲁斯塔姆的第二个儿子出生于2019年,以其祖父埃莫马利的名字命名,而米尔济约耶夫总统长女赛义达的儿子出生于2020年,取名沙夫卡特。

中亚地区另一位与总统爷爷同名的孙子辈是伊斯兰•卡里莫夫。他是乌兹别克斯坦首任总统卡里莫夫被囚禁的女儿古丽娜拉•卡里莫娃的儿子。自古丽娜拉“受迫害”以来,小伊斯兰一直生活在伦敦,认为针对其母亲的案件是捏造的,并于2018年在英国寻求政治庇护。

家里的“反对派”

作为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第二个孙子、现任议员纳扎尔巴耶娃和阿利耶夫的儿子,阿伊苏丹在2020年去世前也曾宣布打算在英国寻求政治庇护。

他去年的死亡引起了很多猜疑。英国验尸官菲奥娜•威尔考克斯(Fiona Wilcox)此前就阿伊苏丹的死亡发表声明,同意来自证人、警方和精神病医生“阿伊苏丹之死没有可疑之处,其死亡与毒品有关”的证词。她说:“我认为阿伊苏丹系自然死亡,死因是可卡因成瘾。这起死亡事件的可疑情况已被排除。”

调查显示,死亡时,阿伊苏丹血液中的可卡因浓度极高。

阿伊苏丹近年来因在国外的各种言论和非法行为闻名,曾表示打算揭露当局的腐败。但在30岁生日前10天死亡。

2019年,英国法院以拒捕罪名判处其缓刑。法院还命令他接受药物成瘾治疗。后来,阿伊苏丹经常对自己的家庭状况提出批评,并在Facebook上发布了有关洗钱、通过欺诈手段进行腐败以及纳扎尔巴耶夫家族参与其中的帖子。他在死前也曾表示,“自己的生命因为一些近亲处于危险之中”。

2016年,阿伊苏丹的哥哥努拉里•阿里耶夫的名字出现在“巴拿马门”离岸账户案中。当时,他辞去首都副市长职务。2020年,努拉里又因伦敦豪宅丑闻再次引起民众关注。作为特别调查的一部分,英国国家犯罪署冻结了据称由努拉里及其母亲纳扎尔巴耶娃名下的2栋豪宅和1套公寓。纳扎尔巴耶娃和阿利耶夫后来向伦敦一家法院提出上诉,冻结令随后被取消。

中亚国家通常尽量不公布有关其领导人家庭的信息。但统治者在位时间越长,其家人就越会成为关注的焦点。

总统们还没有吸取教训

哈萨克斯坦政治学家卡兹别克•别谢巴耶夫对此评论称,经常曝光总统的孙子会导致各种假设。如果领导人在为孙子铺路,这种行为只会起到反作用。这种“孙子现象”表明,总统们还没有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在中亚历史上,父子之间的权力交接从来没有好下场。乌兹别克斯坦首任总统卡里莫夫曾一度试图不允许家庭成员掌权。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有些人仍对他心存感激。别谢巴耶夫认为,经常带着孙子孙女出现在公众面前或让家人掌权的总统应该考虑到人民,至少要尊重民众。

(编译:维卡)

相关标签:

友情链接: 哈通社    卡巴社    阿新社    中驻吉经参    中驻哈经参    中驻乌经参    中驻土经参    中驻塔经参    中驻阿经参    中驻格经参    中驻亚经参    哈大使馆    吉大使馆    乌大使馆    土大使馆    中亚科技服务站
天津在线    天山网    亚心网    亚欧网    每日甘肃网    霍尔果斯政务网    霍尔果斯新闻网    伊犁新闻网    伊犁绿河谷    塔城新闻网    伊宁市政府网    乌苏市人民政府网    塔城地区政府网    吐鲁番丝绸之路在线    阿勒泰新闻网    乌鲁木齐在线    红山网    今日新疆网    黑龙江新闻网    东北新闻网    沈阳网    青海新闻网    宁夏新闻网    陕西西部网    内蒙古新闻网    银川新闻网    中国西藏网    新疆网    亚欧外贸中小企业服务平台    中国喀什网


版权所有:丝路新观察网  电话咨询:+996 312 374609    +8609916123969
Все права защищены: Сайт новое наблюдение шелкового пути  Телефон: +996 312 374609
国内地址:新疆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天山区金银大道200号新闻大厦7楼
国外地址: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市伊桑诺娃大街172号